2021年5月17日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孵化器建设

【孵化器30年】从单一色调到异彩纷呈(下)——《中国创业孵化30年》

发布日期:2017-11-16 作者: 点击次数:1398

  •        孵化服务内涵逐步深化

           在30年的创新创业浪潮中,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的服务内涵不断丰富,加速了集聚创新创业资源,全面提升了孵化服务的能力。

           (一)孵化服务理念趋向生态化

           中国孵化器将孵化场地和共享设施视作经典孵化器应具备的基本特征,是孵化服务发生发展的基础。

           将物理空间视为重要孵化要素的孵化理念是中国孵化器建设起步期的必然选择。在孵化器建设初期,我国百废待兴,科技创业孵化事业同样严重缺乏资源,特別是严重缺乏孵化场地。因此,孵化场地与设施建设成为重要议题。处于“基础设施饥渴症”年代的科技企业孵化器也曾无奈地讨论是否必须“有窝孵化”。一批经过艰苦努力建设了孵化场地的创业中心迅速取得良好孵化业绩,成为示范典型,给业界带来深刻印象。 这也带来了重视物理空间建设,并从建设场地这一重要因素入手发展孵化器的认识和做法。一段时期以来,中国孵化载体建设大发展,促进了中国孵化器孵化能力大幅度提升。

           随着中国孵化实践活动的不断深入,孵化器要强化孵化服务的观念逐步深入,强调以在孵企业为中心,努力满足在孵企业成长和发展过程中的需要;强调树立有效服务的观念,注重服务水平和质量,不断增强服务能力,有针对性地帮助解决在孵企业创立和发展过裎中遇到的问题。而物理空间要素之外,创新创业活动所需要的更多要素资源的供给问题逐步被提上议程,“政、产、学、研、资、介、贸”等多重要素汇集并共同发挥协同作用孵化企业的创新理念,成为进入21世纪中国孵化器建设者们的共识。这一时期,中国孵化器更加重视孵化器运行质量的提高,明确提出要正确处理孵化器硬件建设与软件建设的关系,要求孵化器基础设施建设应以实用为目的,构建健全、有效的支持服务体系,注重营造良好的创业氛围等软件环境建设成为重点,以提高孵化服务的能力与水平。这引导中国孵化器进入了服务能力建设阶段,即孵化器帮助在孵企业完善市场定位功能以形成市场竞争力;建立成果转化功能以“接力”研究开发从而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应用;建立产业培育功能使中小科技企业加速成长并尽快产业化;建设要素集成功能以整合和集成各种资源;致力价值观的更新以形成创新创业文化氛围等。

           孵化服务生态化的汇总点是将创业企业视为生态环境中的生命体,围绕科技创业活动这一企业家创造性组织资源的全过程、全要素,提供生态型全过程、全要素服务。这不仅包括覆盖创业企业成长过程的“创业苗圃—孵化器—加速器”的全链条孵化,更包括通过外部完善创新创业政策体系和制度体系,利用市场化机制有效配置技术、资本、人才等创新资源,内部夯实创新创业基础设施,有效聚集各类创业服务机构和创业人员,凝聚创业企业发展所需的低成本、全要素、便利化创业要素,构建由不同创业项目、团队、机构利用环境资源、协同整合的创业者利用集体智慧共同参与、共同运作、共同创造、共同创新、共同享用的大规模协作系统,集中解决创业者所面临的共性和个性问题,形成用户参与、互帮互助、创业辅导、金融支持的开放式创业服务生态圈。

           孵化服务生态化更加突出了创业资本、创新人才与技术资源等孵化要素的作用,使得“轻资产,重服务”的孵化理念开始占据重要位置。由此,物理空间的形态已不再是关键,大大小小的创业咖啡厅、创业茶馆、创业大街、创业小镇及联合办公众创空间、网络虚拟孵化器等全新形态的科技创业孵化服务形态脱颖而出。如今,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发展已整体度过偏向重视自身基础设施建设阶段,从注重载体建设开始向注重主题培育转变,在提升局部孵化小环境的同时,更加重视小环境与大环境的互动,并努力把更多的要素聚集到孵化小环境中,使得小环境成为更适宜创业者“找技术、找项目、找钱、找人、找咨询、找代办”的创业生活环境生态圈。

           (二)重视专业孵化服务

           面对我国日益活跃的创业活动,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市场定位出现创新性分化,对孵化服务方式做出了创新性选择。

           一是从综合技术孵化器中派生出专业技术孵化器。专业技术孵化器深化了科技企业孵化器的服务功能,专业领域的创新要素聚集度大幅提升,与创业企业需求的适配性极大增强,孵化器创新孵化能力得到实质性增强,并更有利于区域性的专业资源聚集、产业集群形成及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

           二是从综合技术孵化中派生出国际企业孵化器、留学生创业园、博士创业园和大学生创业园等面向特定技术创业者群体的专业孵化器,向这些特定人群提供符合其特定需求的创业服务。专业孵化器体现了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在市场细分与内部分工等方面的进化,初步形成了专业孵化理念。

           专业孵化服务不仅强调要普遍建立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和专业服务体系,不断提升服务质量和水平,还特别强调要积极完善孵化器的投融资功能,鼓励孵化器及其管理人员持股孵化。鼓励孵化器与创业投资机构合作,建立孵化体系内的天使投资网络,实现孵化体系内资金和项目的共享。加大与银行、担保等金融机构的合作力度,积极创新面向科技创业企业的金融产品,缓解在孵企业融资难问题。

           国务院《关于加快科技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后,中国孵化器进一步强化专业化孵化理念,提升专业服务能力,以更加强大的专业化孵化服务能力,使孵化器可以更加精准地服务于区域产业发展需求,有力地支撑了创新创业。

           (三)孵化服务层次不断深化

           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孵化服务活动是逐步深入的,经历了从为创业活动创造局部优化环境的政策性、普遍性帮扶向创业活动要素的提供,再向创业活动的纠偏转正与创业活动的组织等深度孵化迈进过程。伴随着这一过程,孵化服务的层次也在不断深化。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刚刚起步,民营创业活动还不是当时社会文化和体制所倡导的主流。处于起步探索期的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主要面向科技创业企业提供场地、资金资助渠道、商务办公、咨询等多方面服务,还通过民营创业挂靠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办法,给科技创业企业“发红帽子”“盖红章”,支持和保护科技创业者,为他们通过创业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合法渠道。此时的孵化器组织资源较为丰富,但组织能力较差,为企业提供的服务比较有限。此时主流的孵化理念强调孵化器并不是创业企业的一级行政单位,无权干预企业的各项事务,所提供的咨询服务仅供参考,不强制执行,即“多服务、不干预”。

           进入多元化发展期和深化发展期,我国创业环境大幅改善,而孵化器的组织资源更为丰富,且组织能力大幅提高,天使投资、创业导师、专业技术等创业要素资源凝聚能力显著提高,对创业企业的影响已不再偏重政策性保护与支持。企业联系人、虚拟董事、重点孵化等孵化服务制度创新,更加强调软服务和软环境的建设,服务价值链也从价值转移向价值创造过渡,即孵化服务的价值体现不再局限于政策的传递、既有物业与设施等有形价值的“转售”、而是通过筛选、咨询、网络、投资等孵化活动,利用孵化器内外部资源,延长孵化服务基础价值链。同时,中国孵化器管理团队的孵化知识和经验逐步积累并丰富,所提供的孵化活动也从向所有入驻的创业企业提供普遍性资源开始转向对每个创业企业提供个性化、一对一的帮扶,并经过创业者的接受转化为新的行动,孵化器通过向创业者提供深度孵化服务来为科技创业企业创造价值,加速其成长。

           经过30年的发展,中国孵化器已经转型到技术驱动、人才驱动、资本驱动、创新驱动阶段,更多地运用市场化手段、资本化途径,深度孵化企业。孵化活动的主动性进一步增强,有选择性地接纳创业企业的“坐等孵化”模式向主动孵化递进,孵化活动对创业活动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

           (四)孵化服务逐步规范化

           30年来,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不仅一贯秉持服务精神,而且在具体服务实践中,积极学习借鉴国外成熟经验,努力总结和积累自身经验,不断升华发展后进一步指导服务实践,逐步形成中国孵化器从零散自发到精致规范的孵化服务标准的提升。

           这些提升既包括从一般性的服务理念具体化为服务原则,又包括一般性的孵化服务原则具体细化为孵化服务细则;既包括从普遍性服务的各项准则转化到个性化服务的提升,又包括从服务人员素质要求到服务场所、服务内容、服务反馈等一系列服务行为的准则;既是一个从简介到手册、从简单粗放到精致规范的形式上的升华,又充满着孵化服务工作者们睿智的服务思想升华;既体现了孵化服务从零散自发到系统自觉,又形成了我国创业孵化服务业的基本雏形。

           科技部从推动在有条件的地区开展建立科技企业孵化器可行性研究以来,就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与管理原则、发展导向等,多次提出符合时代特征的意见要求。2007年8月,科技部火炬中心组织编撰并发布了《科技企业孵化器工作指引》,围绕科技企业孵化器的概念、科技企业孵化器的设立、孵化企业的入驻管理、在孵科技企业的成长服务、科技企业孵化器的自身管理、提高科技企业孵化器的运行质量六大方面,提出了24个分享、128个细项的操作准则,首次总结了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20年服务实践经验,从实操角度,深度明确了对孵化器建立与运行各环节中的各项要求,成为中国孵化器行业首部操作“法典”。

           从2013年开始,科技部火炬中心研究制定了《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评价指标体系(试行)》,用于国家级孵化器工作绩效评价,旨在加强和规范国家级孵化器的管理,引导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健康发展,促进孵化器提升孵化能力和绩效,提高社会贡献率。评价坚持目标和导向性原则,以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源头企业和科技创业人才目标,以加强孵化环境和能力建设为导向;坚持科学和客观性原则,按照定性与定量、总量与比值相结合的方式,对孵化器的综合能力、整体水平和可持续发展状况进行客观评价;坚持公平和公正性原则,依据各孵化器报送科技部火炬中心的统计数据和报告,通过定量分析和专家评审方式实施评价,并公布评价结果。该评价还成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动态管理的主要依据,连续2次评价结果不合格的国家级孵化器,取消其国家级资格,由此形成了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退出机制。

           科技企业孵化器所树立的精致规范的孵化服务标准,使我国创业孵化服务活动不再仅是口传心授的绝活,而是有标准、可量化、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发展的先进经验,更成为不断积累、不断升华、科学严谨的知识体系,与孵化理念的不断创新同步,促进中国孵化器的孵化服务能力和孵化服务绩效不断提升。

           (五)孵化器的实体化和虚拟化相结合

           随着互联网和虚拟经济的发展,虚拟孵化器也随之兴起。虚拟孵化器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由一些精干的管理和服务团队利用互动技术、电子信息技术,超越多种界限,向孵化企业提供企业管理、技术信息、市场信息、法律援助、知识产权服务等咨询性服务,提供推广先进制造技术、改善生产管理及帮助企业寻找加工生产等生产技术性服务,将科技型小企业和与之生长相关的社会资源进行有效结合,服务于成长阶段的创业成功和创新型企业的综合系统。这种系统通过突破时空的合作方式和根据在孵企业所处的状态,有组织、适时地为其成长提供所需的各种条件,促使其快速顺利地成长和毕业。虚拟企业孵化器着眼于为孵化企配置创新资源,重点在提供高端、高速、高效的服务。

           随着孵化服务体系的日趋完善,当孵化功能得到进一步深化和拓展时,整合创业资源、构建公共服务平台就成为孵化器重要的工作内容。因此,虚拟孵化器建设应放在城市和地区发展的战略位置上,使虚拟孵化器成为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品牌。通过打造高技术产业链,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把虚拟孵化器打造成国家级科技孵化共享服务中心。

           总之,虚拟科技孵化器是适应新经济时代科技孵化器发展的一种新趋势,它和实体孵化器是互为补充、互相促进的。其能够有效地利用资源,提高孵化器的运营效率,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虚拟科技孵化器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有力推动。完善的法律制度、风险投资机制、产业、财税等政策,会使虚拟科技孵化器在实现公益性的同时,确保其正常的盈利和投资者的适当回报,从而将更多的社会资源吸引到虚拟科技孵化器的建设中,促进虚拟科技孵化器的良性发展,为中小企业的成长提供良好的环境。


    标签: